为了节省医生们的“睡衣时间”,科技巨头操碎了心……

[图片来源: iStock]

对于医生来说,记录病情,并将这些信息输入电脑进行电子存档是件繁琐的工作,因此他们不得不请医疗抄写员来帮忙。然而现在,随着越来越多的医院开始使用人工智能文字转写系统,情况发生了一定的变化。

不过,虽然有了新工具,但是目前可用的转写系统往往不够精确。托马斯·杰斐逊大学医院 (Thomas Jefferson University Hospital)急诊室医生兼Health Design Lab学院主任Bon Ku表示“如果哪款语音识别软件能够正确识别99%的语音文字,那我肯定会用的!我现在常常觉得自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打字机器。”

过去几年,科技巨头一直不遗余力地开发医生专属的文字转写系统,以求在此领域博得头彩。

就在本周,Google发布了一款开源机器学习软件,帮助医生记录病例。这个软件包含两套程序。第一套是一个应用程序界面,它可以进行医疗自然语言处理、识别医疗文本、将信息按规范格式记录汇总,以供医生存档查看。这款程序的强大之处在于它能够识别各种各样的医疗文本,包括电子和手写病例。简而言之,这款程序是为方便医生查阅病人既往病例而设计的。第二套程序是一个名为AutoML的医疗信息查取低代码套件。这个套件能从病人的既往病例中提取具体的信息,比如基因突变的有关信息。这两个工具从现在到2020年12月10日期间都是免费向医生、保险公司、生物制药公司开放使用的。

AI笔记助手能够极大方便医生利,让他们在问诊时无需在电脑上录入信息。许多对医疗感兴趣的科技巨头也因此将其关注点聚焦于此。比如Amazon、Microsoft和Google这三家公司就已经开发了此类软件。同时,他们也正在大力研发医疗辅助工具。这类工具很有可能为他们带来巨大的商业回报。

在此背景下,影像行业的大佬Nvidia也不免想要在医疗文本转写领域分一杯羹。今年初,Nvidia就发布了一项名为BioMegatron的服务,这项服务可以识别语音对话。BioMegatron所使用的数据集包含六百万医疗术语,其识别结果的准确度可达到92%。此外,Dragon、MModal、Suki Ai和Saykara这类小公司也开始为医生提供医疗文本转写服务。

AI驱动的转写服务又一次推动了医疗自动化的进程。现在,许多医生会使用电脑调取病人病例,医生工作的电子化程度较高。根据一篇2013年发表的论文,在一轮10小时的班里,急诊室的医生最忙时能点击医疗软件4000次。使用EPIC电子健康档案系统的医生还会使用一个名叫dot phrases的程序来快速记录病情、提取病人信息(EPIC同样也有AI转写功能)。不过,dot phrases虽然方便,但是它也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在记录病例时,医生只能选取提前录入好的疾病和症状名称。这在开具医疗帐单和处方时较为方便,但是却会使得病例过于笼统,最终会导致在复诊时,医生难以准确记起病人的具体情况。

Ku说“大多数病人的病例不过是电脑比葫芦画瓢,就是一个模版,因此毫无价值。医生对病情的诊断90%依赖于问诊,而不是诊断影像或者化验结果。因此,问诊十分重要。然而,在问诊时,医生又要将信息录入电脑,这就使得问诊的效率大打折扣。”

同时,医生还要花大量时间在电脑上录入信息,建立电子医疗健康档案。Ku说医生每天都要经历一个所谓的“睡衣时间”——这就是指他们每天都要在家里穿着睡衣录入病人信息。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医生强烈希望能有一个像Amazon语音助手Alexa一样的AI笔记助手。医生只需动动嘴,下达语音命令,就能从问诊对话中提取病人的病情。要是有这样的软件,医生就可以更好地投入问诊过程。当然,这项技术要足够发达,让无需医生花费大量时间修改AI犯的错。

“同时,这样的程序还应有相应的安全保护机制”Ku补充说到。


翻译:张凯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