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谷歌微软纷纷出手:告别科技过剩时代,新实用主义正流行!

|  改变之处 

去的几十年里,科技公司一直在追求生产出更轻薄、更快速、功能更强大的手机。每一代手机搭载的硬件都试图在旧版本的基础上增加新功能,这些功能往往过于复杂。有些公司甚至会用类似“你怎么还在用iPhone 7?”这种讽刺性语言来刺激消费者更换手机,促进新品销售。

[图片来源:Apple, Google]

但其实很少有人每两年就更换一次手机,而且很多人在买新手机时,往往会选择比上一个手机更便宜的产品。这很好理解,与五年前相比,现在的手机也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变化。举例来说,为了弥补销售量下降带来的收益减少,苹果这几年都将其高端产品的定价提高了一倍,比如那只售价10,000美元的黄金版Apple watch,还有最低售价999美元的iPhone X,使用不可见光进行面部识别,这一功能可以用来绘制Animoji人像动画表情。其实这是一种策略,给消费者过多的科技感以促进产品销售(这对极简派风格的公司来说着实有些讽刺)。但这种策略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仅仅依靠高端产品并不能实现销售额的大幅增长。

尤其是现在,成千上万的美国人面临失业,中产阶级客户不会花1,000 美元换新手机了。而新实用主义产品可以帮助消费者和企业走出这一困境,消费者花不多的钱就能买到高品质手机,同时企业也能保持自家手机的销售量。

需要明确的是,新实用主义产品和几年前那种低科技含量的的极简主义产品并不是一回事。几年前生产极简主义产品是为了抵消注意力经济带来的不良影响,包括一些太过苛刻的顾客需求。鉴于人们经常被海量的信息淹没,一些公司推出了几乎没有什么功能的手机,比如“哑巴手机”。使用哑巴手机仍旧可以保持联络,但因其只具备电话与短信等基础功能,使用者便不会有被信息轰炸的感觉。新实用主义手机不能帮助我们摆脱手机依赖症,但他们的价格确实很“平易近人”。其实早在新冠肺炎疫情开始之前,中产阶级就已经面临着财务困境了,而新实用主义手机正是顺应这一趋势而推出的产品。

以苹果公司为例,他们采用新实用主义之后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苹果公司今年推出了售价仅399美元的iPhone SE,其实这款手机与几年前的产品没什么区别,延用了苹果经典的Home键与传统耳机接口。SE系列产品线自2016年以来一直存在,尽管今年他们推出的产品没有面部追踪、超大屏幕等特点来吸引消费者,但其凭借简约的风格、实惠的价格和实用的功能获得了诸多消费者的青睐。

正如美国最大的电脑计算机杂志PCMag所说:“iPhone SE,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正是人们所需要的那种手机。它并不是为了应对新冠疫情而推出的产品,但却出现的正是时候。”有分析师称:售价仅399美元的iPhone SE在苹果公司在2020年第1季度手机销量中占比高达22%。之前苹果先后推出了iPod mini和iPod nano,这两款音乐播放器比之前的同类产品都更便宜,也更经久耐用,而且采用了彩虹配色。最终我们发现iPod mini和nano比上一代价格更高的白色经典款更受欢迎。正是nano帮助iPod的销量提到了巅峰。

[图片来源:Microsoft]

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苹果默默地从其产品中移除了最有科技含量之一的一项功能;触摸传感技术Force Touch。Force Touch是一项非常有趣的功能,使用者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通过控制轻压和重压的力度,调出不同的对应功能。但这项功能却不是必须的,所以在今年的WatchOS 的更新中,Force Touch功能已经被移除了。

这种新实用主义也被运用在了电子游戏机中。

微软今年推出了两款游戏机,Series S(299美元)和Series X(499美元)。微软设备团队的合伙人及设计总监卡尔乐·莱德贝特(Carl Ledbetter)说“我们早就决定在今年推出两款新机型,其中一款是我们到目前为止最好的旗舰产品,但同时我们也知道需要推出更多人买得起的产品。”

Series X为电子游戏机作为微软的旗舰产品拥有更高的分辨率和帧速率。Series S相对小巧,极具设计感,可以轻易地装在任何架子上,而黑色的Series X相对比较不容易被注意到。基于两者复杂的内部架构,Series S具备和Series X一样的基本优势:可极速加载游戏,也可在同时在多个游戏之间切换。就设计而言,这两款游戏机在用户体验方面其实并没有多大差别。

微软一直在推出更小巧、更便宜的游戏机,但总的来说,想要大幅度缩小体积、降低价格,还需要多花几年在芯片制造上,对技术进行改进与突破。今年,微软同时发布了Xbox系列的旗舰产品Series X及更精巧的Series S。

这是一项可以吸引消费者购买新款游戏机的巧妙策略,即便他们预算不够或是预留空间不够,也会考虑是否购买新机。微软2013年推出上一代游戏机的时候,其产品已经具备了足够的先驱性,采用了声控与人体跟踪技术,但Series X和Series S并没有配载这些功能。除了产品本身,微软游戏机的价值还体现在其延续了六十多年的极简式设计风格与系列产品情怀上。微软Xbox部门负责人菲尔·斯彭思表示,虽然开售初期Series S的势头不如Series X,但后期Series S一定会超过Series X,成为新一代电子游戏机销量之王。

[图片来源:Nest]

谷歌可穿戴家庭设备部门设计总监伊莎贝尔·奥尔森认为,谷歌比美国其他公司都更多更好地贯彻了新实用主义,贯彻了其设计理念,即“重新设计,重新策划,重新塑造”。在其新推出的旗舰产品Pixel 5上,我们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谷歌的这一理念。(定价更低、设计更简约的Pixel 4A仍在架出售,价格与 iPhone SE基本相同。)

Pixel 4搭载了3D追踪前置Soli传感器,用于面部识别解锁。设置在屏幕顶部的红外传感器可以捕捉使用者的动作,你甚至可以通过隔空挥手这一动作来操纵Spotify软件,播放下一首歌曲。而Pixel5则采用了旧技术,放弃了Pixel 4使用的前置摄像头,改用后指纹解锁的技术,其售价也因此更“平易近人”,Pixel 5比去年Pixel 4的发售价格要低100美元。谷歌硬件设计主管艾维·罗斯说:“Pixel 5被简化到看起来甚至有些‘过时’,但也许这才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我们必须要清楚,推动事物发展的是真正实用的技术,而不是为了创造科技感而使用的技术。”

谷歌在新推出的售价130美元的Nest恒温器上也采用了类似的设计理念。从一开始,谷歌就打算控制其定价,必须低于之前Nest恒温器的价格,以拓展潜在消费者市场。奥尔森解释道,Nest团队摒弃了之前圆形玻璃屏幕配以高科技金属边框的设计,融入“镜子”这一元素,将Nest设计成了可以反射周围环境的机体。

罗斯说“过去我们经常为了‘好看’买单,但现在大可不必这样了。以前人们总将好看和高端等同起来,但我们现在所做的,正在打破这一观点。我很骄傲新版Nest恒温器做到了,和之前的机型相比,它更好看,也更便宜。”

[图片来源:Breville]

新版Nest恒温器淘汰了一些功能,比如自动调节室内温度(新版Nest采用了云计算技术),但功能的简化为我们节约了成本。新版Nest恒温器的生产成本仅为旧版的一半,所以其定价也只有旧版的一半,但新版设计依然贴心,触感舒适,安装时背板占用面积小。设计部门的奥尔森说:“处理好这些细节并不需要花费很多资金,但需要更多的努力与尝试,从长远来看,做好这些非常重要。” 

新冠疫情的肆虐严重打击了经济,面对这一情况,公司纷纷推出了简约实用的低价产品。奥尔森认为这种转变非常合适,在产品中贯彻极简主义风格,又尽可能地降低成本,从一开始这对我们来说就是一种哲学性的理念。设计本来是和舞蹈一样自由的事情,但当资源和资金受限,情况变得艰难的时候,贯彻这种哲学理念就非常必要了。 

这种趋势并不仅仅存在于科技产业。今年厨房小家电品牌Breville发布了新款咖啡机——Bambino Plus,售价499美元,比其之前推出的旗舰产品更小巧、更便宜。这款咖啡机比之前的产品薄了约7英寸,定价低了几百美元,外形小巧可爱,占用空间小,容易置放,同时它也具备了之前产品的出色功能:高萃取压力,3秒快速加热,自主选择奶泡类型,不管是丝滑拿铁还是奶泡卡布奇诺,新款咖啡机都可以轻松制作。换句话来说,新款咖啡机和其他机型冲泡出来的咖啡没有什么区别,但价格和体积都只有之前咖啡机的一半。Breville并没有停下脚步,它们最新的极简版咖啡机Bambino售价仅299美元,去除了自动打发奶泡功能,价格也随之降低了200美元。 

Breville全球业务部经理菲尔·麦克奈特表示,这款售价299美元的Bambino 对公司来说其实非常“大”(是一款非常重要的产品),目标客户是那些看重设计但资金有限的消费者,当然,也就是我们所有人。


翻译:陶心怡